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斜阳森林 开头

 好少女啊,开头这么少女,接下来画风如果变得残暴的话,会让人很不舒服的吧π_π

======================================
 
  廉泉就要去通用语言区了,身为青梅竹马,阿鹰没道理不去送机,但是之前刚刚吵完架,面皮薄自尊心又超强的阿鹰完全拉不下脸来,跑去送机什么的不就是自己先妥协了吗!
  去
  不去
  去
  不去
  去
  ……
  “小子,现在不去送机,不去道歉,你难道想后悔一辈子么?毕竟你们在不同的区内,不太可能在见面了吧!”看到在车棚里儿子转了好几圈,老爹恨铁不成钢地揪住阿鹰的耳朵,咬牙切齿。

  “不可能,我们已经约好了,去的了不起的成就以后就会见面的!而且……”

  “而且那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吼完之后,老爹和阿鹰大眼对小眼,片刻,老爹露出了痞兮兮的笑容。

  “哦~在一起啊~”

  “呜” 阿鹰一点一点红了耳根。

  “那你想等什么?还不快去!”老爹一脚踹出。

   “我知道啦——”阿鹰躲开老爹的一击。
「我要去!」
  他骑上自己的爱车,疯狂地冲出大门。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啊——”

  “知道啦——”

 

  阿鹰冲到机场的时候,提示检票的广播女声在机场大厅上空回响,正是廉泉所乘的班机。

  啊,啊要来不及了吗?

  “喂,你在哪?等我一下好吗?”

  “诶,阿鹰!我在北面23号检票处。”终端另一头传来少女略显惊喜的声音。

  奔跑中的少年连忙调转方向,朝正确的方向赶去。终端上两个人都暂时没有话要说,少年想,我起码要说些什么啊!

  “那个,廉泉,对不起,前几天对你说了过分的话。真的很对不起。”

  “呒,没关系,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见识了。”少女愉悦地回答。

  “啊啊啊,真是小人的荣幸啊。”少年干笑一声,埋头奔跑。

“阿鹰,我喜欢你呦~”少女听见对方因为奔跑而粗重的呼吸,想了想这样说道,并且慢慢地朝舱门走去。
  诶!
  心脏因为这句话而嘭咚嘭咚地直跳,少年加紧脚步,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此时少女正要进入机舱。他努力地将上半身伸出检票口,希望以此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到心上人那里。他大喊:“我,我也最喜欢廉泉了!”

  廉泉的身体微微一颤,转过身,笑容变得灿烂起来,“嗯。再见了。”即使是万分的不舍和感动,少女毅然决然的踏入了离别的航班。

  “再见。”少年目送着对方消失在航班的门中,心中好像有什么消失了一样,空落落的。

  不久,飞往通用语言区首会的航班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白色的尾线,从少年的头顶划过,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于此表达了彼此心意的少年少女不知道这“再见”将是彼此在这世上最后的对话,他们还憧憬着那个双方都成就了不凡之后的会面,勾画着温馨的未来。

  少年望着湛蓝的天空,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要加油喔。”

  他离开机场,踏上了回家的路。

  骑自行车从机场到家是一段不近的路,待少年到达接近市区的地方时,夜幕已全部降临。

  因为要扩修公路,五零大街道路两旁的路灯已经全部被拔除,这条街上黑漆漆的,只有从两旁的住户透出的微弱的光亮。

  “啊,失策了。”阿鹰飞快的骑着车子,希望尽早赶回家,但愿老爹别生气。

马上要到三岔口时,他小心地看看有没有车要从岔路里驶出,确认没有之后,他放心大胆地继续前进。

  “咻——吱——嘭”

  “诶?”被车辆撞击,飞出好远的少年满是茫然,身体上的剧痛在他落地之后才后反劲儿地出现。仰躺在地上的少年透过被鲜血染红的视线,看到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美丽的满天星辰。

  他睁大眼睛看着那夜空,在血泊中挣扎着,可惜最后还是失去了意识。

  一片黑暗中,不断进行着核爆的天体向四周发送着光和热,众多的行星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着,蔚蓝的天体在深黑的宇宙中散发出莹莹的湛蓝。

  「好美」

  蓝色的星球缓缓的旋转,在星球之上,日出日落,潮涨潮退,花开花谢……来自这个美丽星球的一切和谐而又美好的景象在转瞬间循环往复,一种来自于星球的善意从中流露。

  「我的孩子,回去吧」

  「什么?」

  「请你记……,不论你们曾为了……做出……我都永远爱着你们……」

  「不——」他挣扎着不肯离去,想要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而蓝色的星球正被黑黄所侵蚀,走向灭亡。

  「不——」身体被风暴卷走,不断加速远离,离“母亲”越来越远。

  紧接着少年就在医院的病床上苏醒,床边坐着胡子垃碴喜极而泣的老爹,他嘴里不断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2分钟后,医生推开了病房的门。

  4分钟后,被告知沉睡了一周的自己恢复得很好,再静 养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出院。

  一周后,友人小心翼翼地告诉自己,廉泉乘坐的班机在出发当天坠毁了,无人生还。

  一个半月后,阿鹰坐着轮椅参加了少女的葬礼,然而棺椁中的少女只余残肢。少年红肿的眼睛再次流出汹涌的眼泪。

  半年后,被噩梦和渴睡症所折磨的少年在疗养所中接受疏导。

  8个月后,治疗没有任何起色。

  10个月后,老爹请来了一位据说十分厉害的心理专家,大概是以前的同事之类的关系,这位专家果然十分厉害,他的方案起作用了。

  一年后,阿鹰已经开始新的生活。

华夏语言区,辽分区,单城四中中学部,三年A班。

  “大家好,我叫方丛鹰,很高兴能和大家共度接下来的时光。”少年站在讲台上,自信地微笑着。

  在座的少男少女们齐刷刷地鼓起掌来。名叫廉坚的少年则一边敷衍了事地拍手,一边皱起眉头。

「我可一点儿也不想和你共度什么接下来的时光」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