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斜阳森林 2

  单城依山傍水,四季分明。仲夏的早晨阳光明媚,和风中糅合着熏香。

  “和你陆哥相处要有礼貌,你陆哥不在家的时候自己要注意安全。”方孝执一手拿着剃须刀对着镜子仔细修剪自己的胡子。

  “哦。”

  “用火用电的时候千万小心,不要湿着手就按开关。”修完一面,再修另一面。

  “哦。”

  “出去玩的时候不要去乱七八糟的地方,回家不要太晚。”胡子都修完了,镜子里的中年人显得温柔而有格调,方孝执为如此帅气的自己点32个赞。

  “嗯。”

  “晚上不要睡得太晚,你陆大哥会监督你的,听见了吗?”拿着小刷子,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地清理剃须刀,吹掉细小的残渣。

  “听到了。”

  “要是有什么状况,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嘴上说的恶狠狠的,其实表情可以算是愉悦,方孝执衬衫,到卧室去翻找领带。

  “……”方丛鹰撇嘴,继续吃早饭。

  “嘿咻。”巨大的行李箱在仄仄巴巴的客厅走廊里艰难地前行,每次都是险险从一摞一摞堆得高高的书籍和杂物上方越过。

  “我走了啊!”方孝执好不容易到了门口。他朝厨房喊,和儿子再见。

  “再见。”方丛鹰端着饭碗从厨房里出来。

  “再见。”中年人意气风发地跨步出门,他要去通用语言区进修一段时间,进修结束后刚好是职位迁升,工资高些可以让父子两个的生活轻松一些。

  家中,送别了老爹,方丛鹰也抓紧时间收拾,关好电源开关和水龙头,锁上窗户,确准无误后,抓起书包,出门,锁门,骑上爱车,直奔学校。

  「对,每天就这样小心谨慎地度过就好了,再也不要出什么意外了。」少年在没有一辆汽车通过的路口的红灯下停车,静静地等待着60秒过去。

 

  上午的第五节课是自习时间,一般是数学老师来进行小测,今天很稀奇的老师没有来霸占。

  “大家注意一下。”体委走上讲台,打开终端里的“班级喇叭”。

  呜!正在专心致志地写作业的方丛鹰吓了一跳。他抬起头,看到其他同学也被吓了一跳。

  “嗯,今天趁此机会跟大家说件事。”体委黝黑的脸上露出“来问我啊”的表情。

  “切~~”

  “吓死我了。”

  “快说。”

  “卖什么关子,到底什么事儿!”

  眼见大家都不买帐,体委黝黑的眼皮无精打采的耷拉下来,满是受伤的无可奈何。没办法,他只得说出正文:“嗯咳,我要说的事就是一个月以后的运动会!今天到12号为止,有意愿参加的同学把名字报到我这里,如果12号上午第五节课还有没人参加的项目,那么我会亲自点名!”

  几乎一瞬之间,教室内就沸腾起来,每个人都热情地讨论起来。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说运动会的事情,浑水摸鱼的并不见少。

  很快这种乱哄哄的情况被镇压了。

  “好了,下课再讨论吧,现在上自习。”班长头也不抬地发话了。不一会儿,教师内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

  「运动会啊……初中的最后一次运动会了吧……」方丛鹰低下头若有所思。「参加一次好了。」

 

  是夜,傍晚回到家中,餐桌上是简单的饭菜,方丛鹰摸着自己瘪瘪的肚子蹭到了饭桌上。

  “辛苦你了,陆哥。”他幸福地大口吃着饭菜。

  陆哥好像是老爹之前工作过的单位里的后辈,虽然并不是一个部门的,但受过老爹照顾,因为之前住的地方由于城市规划被拆除,所以来投奔老爹。顺便,作为阿鹰的心理医生来抵消租金。

  陆哥,陆星石,现在是人类模拟生活体验器研究所的一员,负责模拟人物心理,分析合理生存状态。看起来不明觉厉的样子。

  「当然,陆哥的心理治疗很管用,我们都很感激他。」

  “阿鹰,今天感觉怎么样?”陆哥问。

  “唔?”阿鹰从饭碗里抬起头,“啊,今天一整天都很精神,完全没有想睡觉的感觉!”

  “那么看到红色的东西还想吐吗?”

  “说起来,今天并没有看到什么算得上是红色的东西。如果算上的话,我一点特别的感觉也没有。”

  “哦,这就好。”陆大哥把厨房收拾好,用毛巾擦了擦手,“那么等你吃完饭,我再给你做一次舒缓吧。”

  阿鹰继续吃晚饭,点头说好。

  “那我先去准备一下。”说罢,陆大哥离开厨房。

  阿鹰的嗜睡症已经痊愈,噩梦也不再做。每周一次的舒缓是为了确保阿鹰不再焦虑。

  “谢谢你,陆哥。”阿鹰说。

  “诶,小子你客气什么。”陆哥柔软的声音从卧室传出,“我就当作收集数据了,别和你陆哥客气啊!”

  “嘿嘿,好。”阿鹰把碗筷洗好放进橱柜,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少年骑在自行车上飞快地蹬着踏板,汗流浃背。

  「再快些,再快些。要在那之前把她找回来。」

  他打开终端连接上对方的终端号,可淡蓝色的光屏上一直显示“忙碌中,请稍后”的字样。

  “诶呀!”少年焦急地又连接一遍,得到同样结果后,气愤地喊了一句。

  自行车在街道上飞快地穿行,几次闯过红灯,险些被来往的车辆撞上。但他此时关不上那么多了,没时间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骑在自行车上感觉自己眼前是路怎么也骑不完。他被一辆一辆车辆超过时,恨不得自己跳到车上,让它载着他直奔机场。但是,他好像被粘在车座上一样,只得骑着自行车,大脑中也只有「骑的再快些」一个指令,被指令控制着,机械的重复着动作。

 像是提线木偶一样的旅途终于结束了,少年可以远远地看到机场了,终端上也终于显示出“已连接”的字样。

  “廉泉!你在哪儿?”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诶?阿鹰?!”少女吃惊的说,“我在北面的23号检票口。怎么了,阿鹰?怎么这么着急?”

  “廉泉,听着千万别上飞机。”他这时到了机场正门。

  “为什么?”

  “廉泉,廉泉,你听我的,别上飞机,那个飞机会坠毁。”他急得满头是豆大的汗珠,一激动,就有成股的汗水顺着脸颊滑下。

  “怎么可能呢?阿鹰,你如果舍不得我就直说嘛~来求我别去通用语言区的话,我就考虑考虑好了~”少女愉悦的笑起来。

  “再说了,阿鹰,之前的事,我还在生气呢!”虽说是生气的话语,可少女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

  “对不起,我求你,别上飞机。”少年气喘吁吁地赶到了23号检票口。“我现在就在检票口这儿,你回头看看我。”

  少女身体一颤,缓缓回过身,看见他狼狈地卡在入口处,脸上蔓延出一片红色。

  “阿鹰……”她感觉脸上要烧起来了。

  “廉泉,别上飞机,我求你。”少年对着终端说的话清晰的传送到少女那里,连其中的轻微地呜咽都隐约可闻。

  “……”少女想到自己在通用语言区的梦想,咬了咬嘴唇,转身跑向机舱,“我喜欢你!但是我们约好了,那之后!”

  “廉泉!廉泉!廉泉!”少年企图翻越检票口,没等他把脚跨上围栏,就被保安机器人架住,“快取消这个航班,快取消它,它会坠机,它会坠机……”

  挣扎着的少年被保安机器人捅了一电棍,失去了意识。

 
  跟同事讨论完体验器的新想法后,陆星石关闭终端,想了想,到阿鹰的卧室去。走进去一看,小子果然踢被子了。

  他帮阿鹰盖好被子,“能力已经封印起来了,你也就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吧?”

  只有微弱光线的狭小卧室里,少年娟秀的眉眼显得他更加稚嫩。他平稳地呼吸着,眉头舒展,好似做着甜美的梦。

  在阿鹰的床边静坐了一会儿,陆星石起身离开了房间。

  “咔哒”

  房门关上后,本来在酣睡的方丛鹰突然皱起眉头,翻了个身,整个人蜷缩起来,头朝墙,在睡梦中静静地开始流泪。

  一道漆黑的人影在他床头浮现,黑影伸出双手从身后搂住方丛鹰,一副很是依恋而又伤心的样子。

  「阿鹰,别哭,我来陪着你」

   好像是听到了黑影的心声,方丛鹰哭得更伤心,眉头紧紧锁着。

  「阿鹰,我还在,我还活着」黑影一点一点搂紧怀里的男孩儿。

  被搂着的方丛鹰眼珠在眼皮下飞快地转着。

  「阿鹰,我陪着你」

  「……可是,我还是没能救得了你啊……」

  「没关系,没关系,慢慢来」黑影安抚他,笑着传达自己的想法。

  哭累了,方丛鹰一点点沉沉睡去。

  「没关系,慢慢来」黑影得意的微笑着,搂紧怀中的男孩儿。

  狭小的黑暗的卧室里重归寂静。

  =======================================
嗯,感觉自己像是一只牙膏……挤出来的东西每次都是短小……而且要起好几次……
每次虐男主就像吃了炫卖〈划掉〉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