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杰森忌日] A DEATH OF "HERETO"

我希望能赶在12点以前写完,但是失败了
脑洞有点不知所谓
梗来自bilibili [国外微电影]一个同性恋是多数,异性恋是少数的世界   up主:一只逗比的小太后
av号:av1989275

Love is all your need ?
异性恋都是野兽  福音 2:12
异性恋是罪,基督可以带你回归正途
萝米奥与朱丽叶
是亚当与史蒂夫不是亚当与夏娃
上帝憎恨异性恋,异性恋死,上帝笑了
婚姻应是同性结合!

有些人认为:人一出生,一切就已经注定。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后天的培养才是一个人之所以为这样一个人的原因。
我不认为他们说的有什么狗屁的道理。
我在还小的时候,懵懵懂懂的了解到自己并不想是其他小孩子那样,或者是大人那样,只喜欢与自己性别相同的人。而真正确定则是在我上中学期间。
当时我身穿笔挺的西装,颈系领带,头发上还抹着发蜡,总之那天的我帅呆了。额,好吧,我是一个花童,别笑,别笑了,这有什么好笑的,我没脸红!
咳,总之,我很帅,我对面的那个小女孩也很漂亮,在我当时还没成型的观念里,我们两个是如此的登对:瞧,一对花童——一对金童玉女!
她有着黑黑的长发和漂亮的五官,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蓝色大眼睛,我简直要爱死它们了。
阿福也很喜欢这个小姑娘,说见到她就像是见到了布鲁斯少爷小时候的样子。但他不知道的是: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这段甜蜜又神秘的恋情一直持续到我15岁,也就是现在。
我们学校的话剧课上排练了一部经典爱情悲剧《萝米奥与朱丽叶》,她在里面扮演朱丽叶,而我则是里面的一个小小的家仆,没有几句台词的那种。
“嘿,女孩们。”我很友好,但是除了她之外没有女生朝我微笑。这没什么,而且我也不在乎她们。“今天你演的朱丽叶棒极了。”
“哦,谢谢,我也觉得那很棒!”
“我真希望我能和你一起演对手戏,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们两个越走越近,我马上就要牵到她的手了,这是旁边响起了讨厌的起哄声。
“杰森喜欢女孩~”
“杰森爱上了女孩~”
“杰森爱女孩~”
他们竟然还唱出调子来了!岂有此理!
“哦,杰森,你今天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为什么不让我亲亲你呢?”一个虎背熊腰的男生领着他的跟班们凑过来,恶心兮兮地噘着嘴,他太过高大就把我整个罩起来,弯着腰的时候差一点就要亲上来了。
但是他恶心够了,立刻就像踩到狗屎一样蹦了起来,走开了。
“凯莉,我们走吧。”那些女生叽叽喳喳地把她拉走了。
这让我很难堪,很尴尬。这么多年以来我努力装作一个“正常人”,但是周围人对于异性恋的态度真是令人发指,即使他们可能并没有发现我的秘密,但这些恶意的行为就足以让我这个做贼心虚的人背脊发寒了。
比方说我晚上背那没有几句台词的剧本的时候,我的手机开始不停地响了起来——那是短信接受提示,它每隔几秒钟就来一条:
杰森在跟女孩做那档事?
没有人喜欢你
异性恋?恶心!
......
啊哦,他们不会也给她发了同样的东西吧?

我第二天早早地就去了话剧彩排的场地,希望可以提前看见我的女孩,昨天晚上发生的一些事令我很不安,我只求这不要影响到我俩之间的关系。
女孩从场地的另一个门走了进来——她的脸上画着犹豫颓丧的色彩。
看到女孩这样的脸色,我意识到最坏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
她走到我跟前,反复的抬头看我又低下头去,终于嗫嚅着开口,但始终不看我的眼睛:“对不起,杰森,我不能在和你这样进行下去了。”
“什么?我以为我们是相爱的。”我不想去相信这些,是那些可恶的“正常人”干的好事吗?
“是的,我爱你。但是我的弟弟发现了,他要我马上和你分开,要不就告诉妈妈们。我不能让他们伤心。”女孩看着我的眼睛,试图让我理解她的痛苦,她蓝色的眼珠里映着我那难看的面色和茫然的眼神。
我理解她,我的父母,对,我是配种人,因为法律不保护异性恋者的婚姻,我的父母无法抚养我,而且最后他们因为生活的压力一个接着一个地去往了异性恋者会被火灼烧的地狱去了,留下我一个人流落街头。
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事大概就是被韦恩家收养了。布鲁斯·韦恩,哥谭宝贝,亿万富翁,至今未婚,倒是有四个儿子,里面只有一个是亲生的,而且那还是他一个狂热追求者通过非法手段先斩后奏生出来的小鬼——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介意我的身份,愿意带我回庄园,给我一个家,给了我一个父亲。我在他身边学到了许多东西,这比我在学校里学到的任何东西都要多且有用。
我在街头巷角了解了许多有关异性恋者的生活,其中最糟糕的个例受到了几乎是周围所有人的欺压,那个家伙最后在监狱里被强/奸致/死,因为那些牢房里里的犯人认为异性恋男人只要被艹/一/艹就会知道同性恋才是正确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这样对待异性恋者。这种暴行令我无比的愤怒,布鲁斯曾经在某天的早餐时跟我说起过这个问题。他用他睿智冷静的目光看着我,让我静下心来,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造成什么不可遏制的后果。
嗯,他还不知道,我是个异性恋,他一直以为我暗恋迪克或者是提姆,哦,我就算是暗恋他本人,我也不会可怜巴巴地去暗恋那两个家伙的。
我回忆的时间并不长,它们只是在我的脑袋里一闪而过,我还要应对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虽然她比我要高一 点 点 。
“呃,我可以理解,毕竟你的家庭是典型的完美家庭。”
女孩终于高兴了起来,她好像感觉自己被原谅了一样吐了口气,微笑了一下。
“那么,在我们分手前,可以最后再吻一次吗?”我爱了这个姑娘将近两年的时光,不管是为了什么,我要最后地去爱她一个吻的时间。
我们两个很纯情的嘴唇碰着嘴唇,眼睛对着眼睛,我可以看见她蓝色眼珠里属于我的那抹绿色。
“哦,你们竟然在接吻!”
一个特别大的声音在场地门口响起,那是之前老是来欺负我的混小子。
“看呐,凯特,这就是你姐姐干的好事!”
“姐姐,你答应了我什么?”
女孩惊惶地后退了好几步:“不,凯特,不是这样的。”
“是我强迫她的。”我站了出来。
女孩惊讶的看着我。
“哦,你这个恶心的异性恋,终于承认了!”
“让我们抓住你!”
大事不好,我想我要开溜了。

这一天,我从学校跑了出来,跑过偷偷约会的公园,跑过平时阿福来接我的地方,跑到我父母活着时住的地方。
可惜的是,他们最后还是逮住了我,对我拳脚相加,还在我的额头上用马克笔写上了巨大的“异性恋”三个大字。
我向阿福还有布鲁斯撒谎说自己要在朋友家里做客,晚上就不回去了,最后在以前住过的一个小窝棚里凑活了一晚。
那一个晚上我的手机就没有消停过:
你这个怪胎!恶心!
你就行行好吧,把自己杀了吧!
我不再是你的朋友
you are soooooooo gross!
异性恋配种猪你去死吧!你好恶!!!
异性恋!你干嘛不去死一死!!

那之后的日子里我都不再与那个女孩接触,但是我的日子没有恢复平静,那些惹人讨厌的短信一直没有停下来。
那些在学校的论坛上流通的可笑的用来嘲讽异性恋的我的照片一点一点的变多,那些讨人厌的家伙依旧围绕在我身边,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令我愤怒,令我的情绪很不稳定,我感觉空气里没有我呼吸所需要的氧气,我感到窒息。
那个傻大个还在这种关头来挑衅我,纠结他的一伙跟班,扔掉我的书本,烧掉我的球鞋,在我的桌子上刻上“HERETO”“BREEDER”还有许多的“DIE”。
那个我喜欢了两年的女孩甚至加入他们的行列——她或许是被迫的——但她在我的背包里塞写有可怕语句的信的时候被我看见了,我真的很伤心,很伤心。
这个时候傻大个还来嘲笑我,他真的是把我逼急了,我干脆扔掉书包,和他厮打起来。
最后我们两个都进了医院。
“杰森,我想你需要向他道个歉。”布鲁斯从来都是这样,只告诉我要做什么而不说为什么,我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想那么做,我没有错,我感到很生气,布鲁斯怎么可以向着一个外人?
“不,我没有错!”我感到自己的情绪在失控,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想去控制它。
“道歉。”
“不!”我怒吼着上了楼,把自己关进房间里。
我的手机在床上不断震动:
下流的怪胎
杰森·陶德是异性恋,恶心!
你怎么不去死一死!配种猪!
“滚开!”我把手机摔到地上,它摔成了两半,但是屏幕还是亮着的,一条一条的短信闪着。

我感到委屈,身体上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心脏在抽痛,让我感受不到别的,眼泪不可遏制地流下来,我的脑子开始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我控制不住它。它从我来到这个家开始就一直被控制着,来让我表现得不那么冲动和自怨自艾。
但是现在它不受控制了。
谁都可以来指责我,但是布鲁斯你不可以......你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把我捡回家是为了什么......没错,我只是一个配种人,你和那些人没有区别,配种人就是低人一等......不,我没做错......不,对不起,布鲁斯......
我感觉到眼泪在洗刷自己的脸。
我又想起了那个死在监狱里的可怜的家伙,我的父母,还有基督怀抱中那些忍受着折磨的同胞。

我想我得承认有一些东西是生来就注定的,比方说我的性向,它来自于我的父母。
“我亲爱的杰森,如果你对这个世界感到愤怒,请忍耐吧。请你原谅妈妈,妈妈坚持不住了。”
而我此时的歇斯底里大概也遗传自他们。

“杰森少爷,该吃晚饭了,请下楼吧。”阿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但此时的我已经无暇顾及,因为我用手机的碎片划开了小臂上的整条血管,血流的太快,让我的大脑渐渐瘫痪,这很好,我不再胡思乱想。
“杰森少爷,杰森少爷!”阿福紧张的喊了起来,把布鲁斯吸引了上来。
“杰森,快开门,你在里面怎么了?”
对不起,布鲁斯,我让你失望了,不论是糟糕的性取向还是讨人厌的性格。没有了我,你还有我的三个兄弟,他们都比我优秀得多,我应该去没有基督的地方找我的母亲去了。
“杰森!”布鲁斯后退然后猛地将门撞开,冲进卧室里。
“不,杰森!”
太晚了,我的视野里黑暗从上下向中间蔓延,只余中间一条窄窄的缝,从那之间,我只能看见布鲁斯摇晃的身影,这让我有一点后悔,不该放任自己失控,我将永远与他说再见了,但是太晚了。

后来,布鲁斯了解到杰森想自己隐瞒了什么,杰森的三个兄弟都知道他是个异性恋,唯独布鲁斯自己不知道,他感到很悲哀。
他当时以为只是一句道歉而已,之后他会请律师为杰森讨回公道,并且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但是,他没有掌握男孩的全部心理,他的话成为压垮男孩的最后一根稻草。
布鲁斯也去见了那个小女孩,确实长得与他有几分相似。
女孩一开始见到他是还很愧疚拘谨,不怎么说话,等到交谈要结束的时候才说:“杰森不是异性恋,他爱的不是我,所以我很气愤,为了报复他,我才同意了那些人的要求。”
女孩蓝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布鲁斯。
“那你认为杰森会爱谁呢?”
女孩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布鲁斯的双眼,“我们都做错了。杰森保护了我,而我伤害了他。杰森想讨您的欢心,但是你从来都不关心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

*片尾的话:
此片谨献给所有曾经受过他人仇恨与误解,经历过黑暗时刻的孩子。永远记得爱是发自内心的,你永远不应该因为做你自己,而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感到孤独,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
当时看这个视频小女孩自杀时,我流下了眼泪。这个视频真的做得很好。
*其实杰森爱的是布鲁斯,但是没意识到这一点,作为一个双性恋(怀疑并恐惧自己可能走父母老路的杰森,明明不想那么做,但还是那么做了,内心是十分挣扎的),就选择了一个跟布鲁斯很相像的女孩 。
*杰森不想让布鲁斯知道自己是异性恋,不想让他失望。

—————————————————————————————
后续:
“布鲁斯,你怎么了?”杰森翻了个身,搂住布鲁斯的脑袋。“我看到你流眼泪了。”
“我做了一个梦,跟今天看到的一个奇怪的小视频有关的梦。”布鲁斯双臂环住青年的腰,把头埋在对方怀里。
接着,布鲁斯跟杰森详细的叙述了在梦里发生的事情,还有他的悔意。
“哈哈,你真是越老越多愁善感起来了,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失控以至于自杀呢?”青年吻了吻他的头顶,朗声笑了起来。
“我只是关心则乱了。”男人抚摸着杰森的背脊,感受到力量与活力,心里的不安渐渐消散。
“而且,我怎么可能不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你说得对,你一直都是主动出击的。”
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尖互相摩擦,蓝眼睛与绿眼睛相对,勾着唇角交换了一个温柔黏糊的吻。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