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brujay]单方的决心 (杰森第一人称)

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布鲁斯。

你瞧,你来自哥谭的上流社会,生来就享受着高等级的奢华生活,你所了解到的邪恶黑暗来自于表面的一些,可以用简单地语言来形容的罪恶,比方说:抢劫,盗窃,纵火,走私,贩毒,谋杀,侵略……但是你了解那些普通人心里的黑暗吗?

不,你不了解。

我来自犯罪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过着普通下层人民的苦日子,在父母相继离世之后,我又流落街头,见识到其他同龄的孩子在校园里见不到的东西。那些普通人心里积压酝酿的黑暗同样可怕。

那些在普通民众,在那些被你保护着的人,或者说是将要却还没有犯罪的人,他们中有的因为各种各样你所想不通的原因犯下人神共愤的罪行,而通过法律根本无法让他足够地偿还罪行——他们只是被关在监狱里,依旧享有生命的权利。

而他们的受害者们呢?无辜的人什么也没有做,无缘无故的或是一个滑稽的理由,一个一闪而过的邪恶想法就是失去了生命。

这太糟糕了,我想让那些畜牲全部血债血偿。

然而我还很弱小,自保都很艰难,更别提见义勇为了,而且一度在犯罪的边缘游荡。后来因为一次抢劫行为中一个无辜者的死,我明白了自己永远不能做下杀人的恶行,来自心底的恐惧抗拒拉了我自己一把。

之后我遇见了你,你是那个偷轮胎的我的人生中的一束光,当初我还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狠狠地给了你一拳,但是你没有把我送到警察局,而是收养了我,训练我,教育我。

阴差阳错或是说命中注定,我成为了你的罗宾。和你一起打击犯罪的那段时光可是说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也是命中注定一般,小丑毁了它,他给予我死亡。

我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失去意识前我还在爆炸造成的火场里苟延残喘,之后却在棺材里醒来,我想要寻找你,但是只有一片漆黑和越来越少的氧气。我只能自己把那个精美的棺材扒开,从坟墓里爬出来,那时候我浑浑噩噩,流落街头,有好心人将我送往医院,但我只想找到你。直到我看到了一个新的罗宾站在你身旁和你并肩作战,。

我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把一切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包括我自己的心,它还没从复活的巨变中恢复就又一次接受了这么巨大的打击,我当时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嚎啕大哭。

雷肖.奥古找到了我,塔莉娜把我泡进池子,别说那池子让我疯狂,它只是发掘了真正的我,而且如果没有泡泉水,我将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我通过这死而复生并且经过泉水的洗涤,这一段奇特的经历,想通了我生前没有想明白的问题的答案。

蝙蝠侠为什么不能杀死罪犯?

蝙蝠侠是哥谭的义警,既然有个“警”字,那么就会被束缚。虽然会使用些灰色手段,但是杀人就会成为真正的犯罪。法律中没有可以用来限制超级英雄们的条例,相对的,也就没有保护他们的法规。超级英雄们就是普通的国家公民,甚至于大多数的超级英雄不会公开身份,他们只是混迹在普通群众中,享有基本的普通公民的权利。当然,这是从法律的角度讲,如果从财富、身份、阶层来讲,那是另一回事。

问题就在于,在韦恩继承人、哥谭宝贝、哥谭建设者的身份掩护下,只要蝙蝠侠犯罪了,那么蝙蝠侠就会成为一个罪犯,超级英雄的身份问题就又会站在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这不会是一直负责监视各个英雄以防他们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的蝙蝠侠所希望发生的。

而且就像蝙蝠侠自己说的那样,一旦开始,他将永无回头的机会。

我就不会在乎那些了。

我是一个死人还记得吗?法律显示杰森.陶德是一个在15岁死亡的小鬼,而不是泡了池子神奇复活的红头罩。这给我的行事带来便利,我神秘的没人知道的来历和背景会给那些罪犯们带去对未知的恐惧,还没有等我真正的对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自己的恐惧弄得不堪一击。

关于这一点我想我跟你学习的很好,你认为蝙蝠侠可以成为邪恶分子的恐惧的象征,但是显然在对付一些神经不太正常的对象时,就需要更加恐怖的方式来镇压邪恶,而我,可以要他们的小命,或是给予他们更加残酷的刑法,我会成为新的被畏惧的象征,击倒蝙蝠侠无法甚至不能击倒的敌人。

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布鲁斯。

蝙蝠侠不能处死犯人,那么已经死亡的我可以。

或许我看起来是被自己的感性所支配,冲动易怒,暴躁鲁莽,任意妄为,意气用事。但这就是街头小子不是吗?我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安安分分的乖小鸟,而是一只游荡在外的松鸦*。

那些犯人应当得到惩罚,而不是在监狱里待着,并且在未来的某一天越狱或是耍一些小手段提前释放然后继续犯罪,比方说小丑还有他在阿卡姆的病友们。

他们每一个都是满手血腥的刽子手,但蝙蝠侠不能杀了他们,法律也无法制裁他们,甚至那些人一度成为诱惑你走向疯狂绝路的恶魔。

在那之前,我要为了普通人,罗宾们,还有你,解决掉他们。

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布鲁斯。

大种姓的老师教导我控制磨练自己的精神,学会放下仇恨,学会在坚持原则立场的前提下包容我所仇恨的人。我还在寻找自己的路,但是我相信我脚下的路是正确的,就像我的死亡是命中注定,就像是成为红头罩也是命中注定,就像是我和你相遇。

——————————————————

*jay  n.松鸦;过分多嘴的人;喋喋不休的人
松鸦是一种森林鸟类,常年栖息在针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阔叶林等森林中,有时也到林缘疏林和天然次生林内,很少见于平原耕地。冬季偶尔可到林区居民点附近的耕地或路边丛林活动和觅食,食性较杂。留鸟,常在一定范围内游荡。叫声似“gar-gar-ar”。保护级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2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低危(LC)。
怎么饲养松鸦?
一、鸟的选择 松鸦虽羽色美丽,并善仿效鸟兽鸣叫,但因性剽悍,体型较大,故一般家庭很少饲养。其实若经驯教,还能学会“说话”。松鸦雌雄羽色相同,外形较难区分。 二、笼的特点 笼应高大而坚固。笼舍饲养不可与其他小鸟混群饲养,因它捕食小型鸟类。家庭饲养可用铅丝制的八哥笼,或自制更大的铅丝笼。食、水罐宜为铁制,瓷的易损坏。 三、饲料和喂法 通常可以豌豆、小麦、高粱或鸡蛋大米等为常备饲料,每天喂一次肉沫、玉米面、水果拌和的软料。为了驯熟,虫子可用手拿着喂给。 四、管理和调教 饲养未驯熟的松鸦要注意安全,每天喂软料和换水时要小心,笼门要别好。每周清刷鸟笼需串笼时要防止逃逸,不要轻易用手捕捉,以防咬伤。冬季无须保温。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