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brujay]杀死一只知更鸟03

“我去见过心理医生,他建议我配合药物慢慢静养*,但是最近他变得越来越真实。”Bruce穿着制服但是没有戴头罩,依靠在座位上,用右手掐住自己的眉心。“比方说,现在他就站在你身后,看着我们在笑。”

刚刚夜巡回归的夜翼和红罗宾对视一眼。他们要求Bruce把他的麻烦解释清楚,但是得到的答案竟然是那个早已死去的小男孩。

“所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这种事情,这已经严重影响了你的正常生活。”夜翼不想指责这个伤心疲惫的老搭档,但是他为他感到担忧,“刨除心理问题,用魔法来解决的话,我或许可以向扎塔娜寻求帮助,他们魔法师总会有办法。”

红罗宾点头,并提供了自己的想法:“外星人的科技也有可能令你获得平静,恢复正常。”

话题的另一个主鬼公,Jason背靠着储存自己制服的玻璃柜子,朝夜翼和红罗宾露出坏坏的笑容,在Bruce说完他在干什么的时候,一下子化作绿光消失在原地,下一秒绿光在夜翼身后又汇聚成男孩的身影。这个来去随意的小幽灵对着夜翼的屁股瞄准了好一阵,然后狠狠的踢中了他的目标。

当然,他没有对夜翼造成什么影响——他的腿在撞到夜翼的时候像是西红柿砸到地上一样变成了一摊绿色,他在夜翼身上撞散了花,这让他很恼火,于是他把怒气发泄到红罗宾身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皮筋,就是女孩子用来扎头发的那种,Jason灵巧的红罗宾的头发扎出一个朝天揪,又用在对方的脸上画来抹去,等他让开身欣赏自己的作品时,Bruce看见红罗宾眼睛上绿色的大团的眼影,脸上滑稽的绿色的腮红,还有浓绿的厚嘴唇。

幽灵的小恶作剧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那些绿色的物质就消失不见,但是看起来夜翼制服屁股那里还是深颜色深了一块,红罗宾脑袋上的一小撮毛还是不规整地翘了起来。

Bruce深深地叹了口气,这让幽灵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他马上摆出一张我错了的表情乖乖来到Bruce的身边。

他真的是变得越来越真实了。

“就在刚刚我们说话的时候,他踢了夜翼一脚,还对红罗宾的头发下了手,在我看来,你们被袭击的地方还有着一些痕迹。”实际上那些痕迹只是因为幻觉而产生的对小小细节的扭曲,它们在现实里还是原本的样子。

“哦。”夜翼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现在他也感觉那里刚刚是不是受到了淘气男孩的攻击。

“Bruce,你需要好好的休息,这期间夜巡就交给我和夜翼吧。”红罗宾抓了抓脑袋,严肃认真的说,“医生说你需要配合药物慢慢静养,但是你之前还是在尽心尽力地夜巡工作。”

“你说的是对的,之前我的状态太糟糕,已经造成了工作的低效率。”Bruce轻轻抓住男孩搭在他椅子扶手上的胳膊,“我想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们了,我会尽快地恢复起来。”

“没问题,如果还是没有好转,我们会马上找来援手。”夜翼揽住红罗宾的肩膀,表示任务就交给他们俩了。

一周时间过去,Bruce的症状并没有什么起色,它在一点一点地加重。Alfred开始每天要为他准备两个人的饭菜,尽管其中的一份会被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但这不能少,Bruce会和他的幽灵男孩愉快地共进早中晚餐,有时还有夜宵。

庄园里所有人都很担心他,但是他们无能为力,夜翼曾悄悄向扎塔娜寻求帮助,而女孩还在外执行任务,一个月后返回,同她一道的还有梅甘。红罗宾也暗地里找到星火,她说自己帮不上忙,没有人能真正治疗心理的问题,就好像她自己。

这一个星期里,Bruce似乎是沉溺于那些令人开心的景象中,在那里,Jason活得好好的,开心快乐。

他会在房间里练习吉他,等Bruce敲门时才停下弹奏,惊喜地欢迎对方的到来;他会在书房里阅读《飘》,把厚重的书搭在蜷起的双腿上,静静地缩在沙发里,偶尔累了,会揉一揉眼睛,跑去骚扰一下盯着城市蓝图发呆的Bruce;他会在饥饿时恳求Alfred多来一点小甜饼,而Alfred总是不为所动,最后都是Bruce开口,帮他得到他想要的美味的小甜饼;他还在学习做出更加美味的饭菜,尽管每次男孩都以“这不是我想要的最美味的菜品,我要给你品尝最好的”为借口,拒绝Bruce去品尝,还把闲得发慌的老男人赶出厨房,但是男孩会顽皮地给失望的老男人一个温柔的亲吻……

这一天晚饭结束,Jason提出要为Bruce演奏自己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练习的曲子,Bruce欣然同意,他在很久之前就能在Jason的门外听见一段段不成曲调的音乐,随着时间推移,那音乐越来越流畅,但是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推开房门之前听到那声音了*。

男孩郑重地调整琴弦,摆好姿势,抱着吉他坐在Bruce手边的凳子上。

旋律一点点响起,浪漫柔美的旋律从男孩的指尖流淌出来,吉他独特的滑音直击听者的内心,《镜中的安娜》*,这是一首令人心旷神怡的好曲子,同样的,在男孩手中,她又释放出浓浓的酸涩的情谊,似乎是在告诉听者:我好喜欢你,但我不会说出口。

音乐声减弱,美丽的旋律随着最后的轻弹融入夜色灯火中。

“你觉得怎么样?”Jason一曲奏完,把吉他放在一边,期待地看向Bruce。

“我很喜欢这首曲子。”Bruce懂得男孩想要说的埋藏在他心里的话,他几乎是要脱口而出我永远爱你这样的话来,但是话到了嘴边还是转了个弯,没有吐露主人半分真情。

“哈哈,我这么优秀,弹出来的曲子一定是最好的,你怎么可能不喜欢!”男孩嘴上说着高兴的话,但是却避开了Bruce的视线,笑容一下子变得勉强起来。

你怎么忍心再让他失望?

“Jason,my boy .”Bruce伸手把男孩勾进怀里,“我明白,我明白你想告诉我的,你爱我。”

男孩抬起头,绿色的双瞳重新燃起希望,“那么……”

“是的,我也爱你,我的男孩。”Bruce怜惜地搂住他的男孩。

男孩开心极了,他笑了起来,认为自己的付出与等待终于有了回报。

然后,他消失在Bruce的怀抱中。

*关于ptsd或者是幻觉的定义和治疗,觉得哪一个都不能完全的套用,所以在这里就是瞎搞的,不要当真

*很长时间时间可以听到指的是Jason在去世前就在练习那首曲子,所以在老爷的幻觉里才会有Jason练习曲子并且练习完成的情景。那毕竟是假的,所以在Jason去世的这段时间里,老爷没有在门外听到吉他声。

*《镜中的安娜》曲名本应译作安娜小笺(QUELQUES NOTES POUR ANNA),是比较凄美悠扬的曲子。浪漫柔美得吉他曲《镜中的安娜》,这首名曲是法国吉他大师尼吉拉.德.安捷罗斯演奏的。尼古拉以此曲一举成名,独特的弹奏将吉他滑音的魅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分解和弦伴奏富有动感,与旋律有机的结合,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受,使人们越听越能更深刻地理解它,是一首极其美丽的吉他曲。我个人也很喜欢,听过很多次。如果非要说出感觉,我想是一种心里的声音,也就是当面没有对心爱的人说出来或不能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反复责备自己反复想着她的样子说我爱你的那种感觉!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