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brujay]521 人人都爱红头罩

昨天520的份没赶上,今天来补521

梗来自于室友
室友的哥哥在5.20给了她520元的红包,但是室友发现嫂子在朋友圈里晒老公发的520红包,一直在秀恩爱,室友没忍心告诉嫂子自己也有一份😂

其他人友情亲情向,brujay私心
ps:布鲁斯真的很想念杰森,就借机来看看他 最后部分走向大概是现在的人一(好)言(久)不(不)合(见)就开淦😳(信息量大,请自行解压)

红头罩在结束一天的工作之后回到在哥谭的某处安全屋,——是的,最近他待在哥谭,为了一笔大买卖——他朝自己精心照料的苗圃和精美的中国瓷器打招呼,刀枪也收到了问候,当然柔软的床和被子同样,随性地将脱下来的东西往地上一扔,疲惫地倒在床上。
他不应该把脏兮兮的自己丢在床上,但是实在太累了,今天那些可恶的贩卖白色粉末——哦,还有别的颜色形状的——的渣渣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胆敢纠结在一起,聘请了一些讨人厌的佣兵,想要推翻红头罩的统治。
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些佣兵除了讨人厌之外他们还很厉害,为了解决他们,红头罩很是费了一番气力。
哦,对了,我还要把自己的伤口处理好。
来吧,我的手指头,我的胳膊,我的腹肌,我的腿,我的脚,动一动,我数一二三,你们就动起来,一鼓作气,动起来你们就不会想继续赖在床上了。
一……二……三……起!
红头罩僵硬地爬了起来,他低头瞅了瞅自己洁白的床单,盯着那些已经被染上红色的斑块污渍,不高兴地抿起嘴。
好了,现在要洗衣服还要洗床单。
“啊——”红头罩抬头一把扯下自己的面具,发出不满甚至是透露出一点点委屈的吼声。

彼得有很多兼职,今天是快递员,他被委托运送一封信,起码他感觉那是一封信,信的接收人名字填的是Jaybird,发信人那一栏则是Arsenal。
怪名字,他想。
现在他站在信上所写的地址的房门前,按响了门铃。
一分钟,没有人回应,他把目光从表上收回来,决定再耐心等一会,可能收信人正在来开门的路上。
五分钟,他又按了一次门铃。
十分钟,再等等。
十五分钟,他对着门里喊:“你好,这里有Jaybird的快递!”然后被路过的老奶奶扶着眼镜行注目礼一般的盯了她走过整条走廊的时间。这不是我的错,我也没喊太多声。他在喊了不下十次之后闭上了嘴。
半个小时,他靠在门上,头椅在门框上,百无聊赖地反复研究信上的每一字:没有电话号码,哪怕是一个看起来能让他马上联系到门里面的人的方式都没有。
他决定最后一次试一试,如果还没人的话就只能晚一点再来。
门铃响起。
门开了。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一个身材超辣的出浴猛男出现在矮小软糯的彼得面前,他穿着黒体恤,但是强壮的胸腹肌肉和粗壮的手臂肌肉把它撑得像是紧身衣,wow,腿也好赞,线条流畅,充满力量。
“额,你好,请问是Jaybird先生吗?这里是您的快递。”他很兴奋,即使名字奇怪,但是人看起来超正点。
“哦,好的谢谢。”猛男签了快递,说完谢谢把那扇他好不容易敲开的大门再一次关闭。
“不,不客气。”他一点也不介意对方的冷漠,反而带着见到偶像一样的表情,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红头罩拆开快递,里面露出一张像是支票一样的东西,上面填写着5.21$,背面用透明胶带粘着它所承诺的5.21$。
这是要做什么?军火库在搞什么?红头罩捏着它们想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就算是军火库要还给他钱,也不该是这么少!
红头罩啼笑皆非。

时间没过去多久,安全屋的门铃又一次响起,还是快递。
“你好,little wing 先生,这里是您的快递,请在这里签收。”
红头罩拆开那该死的花里胡哨的信封,里面一张大红的纸里包着52.1$。
天哪,这该不会是夜翼这个月所有的工资了吧?为什么夜翼也要给我这东西?谁来跟我解释一下?

“你好,JT先生,这里有您的快递,请在这里签收。”
第三个快递到达时,红头罩还没有把前两个从手里放下,因为疲惫而迷糊并且因为这些怪事而更加迷糊的脑子里还在想这两个人是要干什么。
好吧,这次里面有521$,下一次会是多少?5210?为什么连小红都要这么做!

第四个

第五个

第六个

……每个金额不是递增的,他们有多有少,但都是521几个数字,521有什么含义,521,521,521……
上帝的蕾丝边小裤衩啊,他们一群美国人为什么要因为中国人的521这种,这种,这种无聊的事情,来给我发红包,没错,我知道现在中国人流行在他们的QQ微信上这么做,但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最后一个,红头罩抓狂地一把拉开了门,在那一瞬间他说出了一个法克,就被门外成山一样的红包淹没了。
布鲁西宝贝一脸无辜地站在那山一样的红包后面,告诉帮忙搬运的工人们下班。
“Jason,你还好吗?”他伸手去拉被压在下面伸出一只手想起来的红头罩,“很抱歉,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爬起来的红头罩一脸的不可理喻不可思议不可想象。
“你们这些人是串通好的吗?为什么连老头子你也要来这么一套!”
“啊,唔。”布鲁西宝贝思考怎样能让自己愤怒的前任罗宾接受自己的说辞,“这是中国的节日,来互相表达爱。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趁此机会,就……”
说到最后布鲁西宝贝有些撑不下去了一样地用拳头抵住嘴,轻咳了两声,这已经是他的进步了,平时他根本不会这么直白坦率。
“哈?”红头罩又一次地啼笑皆非,他感觉今天一天都不对劲,从那些莫名起义的哥谭渣渣们,到现在站在他面前打扮地人模人样的布鲁西宝贝,全都不对劲。
“也许我还在梦里,刚刚我试图让自己起床并没有成功,说不定我的身体现在还躺在床上,继续把干净的床单弄得脏兮兮。”他感觉一切都如梦似幻,布鲁斯根本不可能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
红头罩现在不想和对方说任何话,并“啪”的一声把门关掉了。

红头罩浏览着哥谭义警的论坛,发现了鸟宝宝的账户发表了新的动态。
「-tt-(接配图:爸爸给的521红包)」
看来他高兴坏了,还是个孩子,布鲁斯这么做倒是起到了作用,真不知道谁给他出的主意。
想到这里红头罩的脑海里蹦出了夜翼和军火库的脸。
不不不,布鲁斯你怎么能听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的话!
红头罩看着这个动态,一边嫌弃,一边鄙视。
很好,他还不知道自己之前那张苦瓜脸现在变得是都么开心明媚。
(心口不一的红头罩,-tt-)

后来他还是放布鲁斯进了他的安全屋,并在第二天一早爬起来决定抛弃这个安全屋:他们都知道红头罩住在哪里了!都是蝙蝠侠的错!对,还要抛弃这个满口花言巧语的老男人!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