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学业繁忙休网一年有缘上线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jason]6.1 In Time (时间规划局)

你确定要在今天看这篇文吗?
你确定今天是六一所以我会发糖吗?
你确定看完之后不想跟我聊人生吗?
确定请继续↓

采用《时间规划局》的设定,剔除按等级划分城市的设定,社会矛盾不如电影中那么激烈,基本采用的只有用时间充当货币这一点。
强烈推荐《时间规划局》,虽然我觉得里面男女主的爱情有点俗套,但是刨除爱情线,这个电影里有很好的寓意,我很喜欢
又一次想要在12点以前完成结果没能完工【躺】
坚定brujay
最后问一遍,你真的确定要看吗?
那么来吧↓

清晨阳光正好,杰森早早地从睡梦中醒来,时间显示是早上7:00,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早饭,他需要马上去救济中心领取今天的救济时间,晚了的话哪怕今天排一天的队都不会领到救济时间了,早饭需要在路上解决,最便宜的坚硬的法棍在这个时候就会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节省一点吃,明天早饭也有了,节省下来的时间就可以买两个辣热狗,中午一个,晚上一个。
“早上好,蝙蝠*,今天又要麻烦你了。”杰森套上外套,用水箱里存的水给自己洗把脸提提神,起码从面上看过去还是和干净的棒小伙儿,然后抄起椅在门后的棒球棒背在背上,那是他意外去世的老爸的旧球棒,不过,现在是他的了,他给它取名叫做蝙蝠,这简直再酷不过了,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蝙蝠侠的保护。
“早上好,小刀。”他把床头上的小刀塞进外套的里兜里,并最后检查了一边今天一天需要带着的东西。
“储存器,钥匙,蝙蝠,小刀,水壶……”男孩湖绿的眼珠飞快地转了一圈,他站在门口,将自己狭小的房间尽收眼底,那些东西确实都在它们原本该在的地方。
“好了,再见,我的屋子。”男孩转身推开房门,清晨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把男孩瘦小的身形照射出一道黑色的剪影,这个过程随着房门的快速关闭,在钥匙反锁房门的声音中飞快的消逝了。

阳光明媚的大街上人人都形色匆匆,他们中的大多数你无法猜测年龄到底有多大,毕竟现在所有人都会停留在25岁,这真是个美好的年龄,杰森还小,十几岁的男孩十分想快些长大,那样他就可以去大工厂上班,赚取比其他工作要丰厚许多的工资,而且大人总可以做一些小孩子做不到的事情,比方说一个强壮健康的体格,但是,在你成年或是快要成年的时候,你手臂上原本静止的时间开始令人厌恶地流动了,时间没有了,你就死亡,要想活命,就要不断工作,挣取时间。
得到时间的同时还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免得因为某些小意外而挂掉。死的时候手臂上还有时间那简直是再悲哀不过了。
杰森看到住在隧道涵洞里的女孩又在央求威尔给她一些时间,那个女孩和他差不多大,同样是自己跑出来讨生活,自己唯一能比得上对方的大概就是还能拥有自己的一个小房子——即使再简陋,那也是个遮风挡雨有床有被的屋子——好了,她又成功了,不必去跟那些讨厌的粗鲁的流浪汉挤着排队领取时间了。
威尔心地善良,他每次给女孩的时间都能让她一天有吃的。这位仁慈的好心人在给完爱心之后马上又行色匆匆地继续赶路,他就在工厂上班,杰森羡慕而又崇拜地目送威尔先生迈着成年人的大步子走远。
女孩早就发现了偷偷看着他们的杰森,她顽皮地跑过来,主动跟这个比她还要瘦弱的男孩打招呼。
“嗨,我之前好长时间都看到你,你一直在看我们。”女孩指她自己还有威尔先生。
“我只是每天恰巧路过。”杰森不是很想和女孩交谈,他现在应该在面包店,而不是被小女孩拖住脚步。
“别这么不友好,我主动和你做朋友的,看在同样不太好过的生活状况上。”
杰森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但还是坚定地拒绝了她,他在上衣兜里的手不断地摸索着小刀不平整的柄。
“我可不这么想,小姑娘还是做一些小姑娘能做的事吧,你可干不来我的工作。”杰森斜着眼瞅着小姑娘委屈的小脸,“离我远一点。”
“哼,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了不起,自高自大的男孩子!”女孩被杰森冷漠的态度激怒,冷哼一声跑走了。
杰森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前走,今天的日程表可是很紧张的。

杰森今天运气很好,领取救助时间没有耗费他太多的时间,要不然光是等待的时间就会把那些少的可怜的救助时间给抵消没了。
“您好,今天的报纸!”他抱着大摞的报纸,在大街小巷飞快地奔跑,将报纸放在柜台上,或是从商店的门缝下面塞进去。
古老的街道两边矗立着的同样古老但是破旧的楼房,相距极近的楼房为楼下的街道提供了美好的阴凉,面对面的楼之间挂着的晾衣绳上有各种各样的衣物,有的时候风大一点,就会把其中的一些吹得掉下来,比方说文胸,这时候楼上就会有某个妖艳的大姐姐(或是老婆婆?谁能从那些脸上判断出她们的真是年龄,万恶的时间!)探出美好的上半身,勾引有幸捡到那些布料的男人上楼慢慢道谢。
在这片街道上,什么样的东西都有,杰森要在这种乱七八糟的环境里保护好自己。
他的工作效率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就完成了同行们要骑着自行车花费更多时间的活,中午的时候,他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贫民窟和上层人物们居住的地方用一道铁丝网隔开,杰森坐在那铁丝网下的水泥墩上,一手拿着法棍,一手拿着水壶,皱着眉头望向离铁丝网大老远的白色建筑群,在心里盘算着下午到晚上的行动。
「下午要去安东尼先生那里做兼职,希望我今天干的积极一点,可以请求他把他那套淘汰下来的工具给我,反正他已经拖欠我两天的工资了,我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
要是能拿到它们,今晚就去别的区转一转,看看那些被小混混们改装了又随便停在外边的车上有没有什么是我可以弄来赚一笔的东西,我是实在不想再在别人家里拿点吃的用的的时候,被打得人事不醒。
要是再被莱斯利医生知道自己又受伤了,我就有的受了。
要是没拿到怎么办?
哦,那今晚在酒吧刷完盘子,我就可以直接回去洗洗睡了。那些讨人厌的小混混最好别出现在我的门前,要不今晚又要有一场血战了。」
杰森费劲地咽下最后一块面包,痛苦地皱起了鼻子,同时决定好在晚上下班之后把储存器藏起来再回去。

今天杰森的运气真的很好,安东尼先生很痛快的把他的工具交给了杰森,他大概也是有意让杰森以后跟着他学习机械修理,也可能是因为拖欠的三天的工资——加上今天下午的已经三天没给杰森发工资了,而今天下午男孩确实擦车擦得很好,之前干活也算麻利。
晚上的酒吧里听说来了一个酗酒买醉的有钱姥,这个愚蠢的家伙很快就吸引来了强盗,店里所有的客人都被吓跑了,老板和服务员可怜巴巴地躲在吧台下面,杰森在狭小的后厨里听到前面传来的声音,悄悄溜了出来,正要探出头就看到了威尔先生。
“威尔先生?怎么了?”杰森摆口型问。
威尔伸出手按着男孩的脑袋把他推回黑暗里,示意他不要出动静。
杰森了解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于是心领神会地待在黑暗里,静静地听店里两伙人的对话。
很快男孩就弄明白了当前的局势:无非就是一个挥霍时间的无脑阔佬吸引了一个职业抢劫的残暴恶棍的注意,现在阔佬小命不保。
然而很快,两方僵持的局面被打破。
“跑!快跑!”威尔朝杰森大喊,然后他就拉着那个富翁从另一面冲了出去。
杰森趁乱爬到吧台下找到老板,向他索要今天一天的工钱,老板哆哆嗦嗦地将胳膊按在存储器上,打给他一些时间,之后马上把他推出小小的吧台。
杰森也不介意,趁着那些家伙都跑去追赶威尔他们,他赶紧溜出酒吧,从后门跑出去。
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论起抄近路没人能比得过杰森。凭着长时间送报纸得到的经验,杰森很快在追上了四处绕圈子的威尔和阔佬。
男孩从黑暗的楼的间隙里窜到威尔身前,飞快地奔跑着试图跟上男人的步伐,不让自己拖人后退,“威尔!威尔!老仓库!从邮局的背面走,你会更快到那里!”
“谢了!”威尔脚步不停,拉着阔佬,闪进小巷。“快离开这里!”
男孩有点跟不上男人的节奏,马上被落在了后面,身后是追赶上来的强盗们的枪响和狂暴的咒骂。他连忙躲进另一条巷子,藏在黑暗里,尽量让自己的呼吸不那么剧烈。
嘭嘭的枪声和车辆发动机的声音从巷子外面接近,幸运的是,它继续向前进,没有理会这只黑暗里的小老鼠。
夜晚很静,这里距离贫民区边缘已经很近了,治安相对来说要好一些,巷子的住户们已经全部熄灯入睡。
“呼——”男孩仰起头长长呼出一口气,今晚的冒险让他的肾上腺素飙到历史新高,心脏几乎超负荷。
「好了,杰森,你简直酷到没朋友!现在你要去隔壁区弄点东西来赚时间花花了。」
男孩扶着墙站起来把帽子扣好,免得那些烦人的红头发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根据杰森以往踩点的经历,在主干道旁边的第二条小巷每次都很少有人,而且经常有人在那里违规停车,有个小混混经常会把车扔在那里,那就是男孩今晚的目标。
但是当男孩到达那里时却发现了一辆超级酷炫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车——蝙蝠车。
“哇呜,这可真是撞了大运。”男孩兴奋地冲上去,用手抚摸车身。
对蝙蝠车赞不绝口又爱不释手的杰森突然之间福灵心至:我或许可以卸下一点什么带回去。
问题是杰森在安东尼先生那里工作的时候,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安东尼先生和另外几个助手工作,那些复杂的部分完全不是他单靠看看就能学会的,他打不开蝙蝠车的车门,不过卸下来几个轮胎还是没问题的。
我爱你,安东尼先生!
杰森小心翼翼地保持安静工作,难免把脸弄得脏兮兮的。他很快就把一侧的车轮全部卸完,紧接着是另一面。
扳手拧螺丝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很明显,来者轻轻的脚步声也就被男孩捕捉到。
什么人?
“啊哦。”男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都忘记把背在身后的棒球棒拿出来自卫,反而因为惊讶心虚而把手里唯一的武器掉在了地上。
蝙蝠侠一身黑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杰森面前,然后他说话了。
“我刚刚看到你帮助了两个被追杀的男人,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你。”蝙蝠侠花了些时间解决那伙强盗,晚了一点回到自己的座驾,但是没想到它竟然遭此劫难。
“你跟踪我?”杰森谨慎地盯着蝙蝠侠,后退半步。
“所以说你现在是在偷我的,轮胎?”
男孩露出一副不服气的或是被小瞧了的愤怒的表情,也有可能是今天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的头脑不是那么清晰——杰森勇敢地给了蝙蝠侠一拳!
看来今天的好运到此结束了,被蝙蝠侠逮住并塞进蝙蝠车里的杰森感觉自己又累又困还很饥饿,他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蝙蝠侠慢慢把他的那些轮胎一个一个地拧回去,一边抑制不住地眼皮打架,在蝙蝠侠上车之前,他保持着手脚被拷住的姿势歪在蝙蝠车里睡着了。

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
杰森.偷鸡摸狗.敲人轮胎.毛病不少.彼得.陶德在半年后成为罗宾。每当杰森站在上流社会白色的建筑群里最豪华的那一座的天台上时,他总觉得不可思议,谁能想到呢?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成为罗宾的那一天他兴奋极了,他对布鲁斯说起:“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了。”
作为蝙蝠侠的助手,他做的还很不错,惩恶扬善,伸张正义。
虽然两人之间也有矛盾,并且布鲁斯明明作为布鲁西宝贝时情商还在,而作为蝙蝠侠时却丁点全无,这让青春期叛逆的男孩在除了为正义而战外,还要为自己的青少年问题而苦恼。
但是蝙蝠侠不管这种问题。
在这种时候,杰森得到了他去世多年的好母亲的消息:她竟然还活着!我要去找她!
既然蝙蝠侠不管这种青春期小问题,杰森就决定不要找他帮忙,而是孤身一人找到了他同样是红发的母亲。
多年不见,杰森长成了精神的小伙子,还把头发染成黑色,更何况还穿着罗宾制服,他的妈妈还能把他认出来,杰森高兴地都哭了出来。
叙述到了这里,请允许叙事人把进度条拉快一些。因为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不可以给小孩子观看的极为暴力血腥,充满人性丑恶的东西,并且在整个事件的背后——四次元墙壁背后——是一群人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策划的阴谋,手段包括了潜移默化的摸黑和引导,还有借刀杀人。最后把责任都推到了那个“恶意刷票的人”身上。
不管叙述者说的正确与否,这个事件的结果是无可更改的——二代罗宾受尽心理生理的折磨,惨死在小丑手下。
杰森在意识的最后没有什么走马灯,他在想应该对the big man*说些什么。
他有曾试图救我,拼了命地。可天杀的我一直对他那么刻薄。那绝望与遗憾是依然清晰。我永远都来不及和他说“再见”了,“谢谢”,或是……
“对不起”*。

爆炸就在蝙蝠侠的眼前发生,等他在层层的废墟下找到那个男孩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男孩手臂上的时间变成了可怕的死亡的紫黑色。
蝙蝠侠把他横抱起来,怜惜又悲伤地亲吻了男孩的发顶,他要让小丑付出代价。
他的男孩没有机会使用那些他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时间了。
他还没成年,手臂上的时间还有整整一年,甚至那些时间都没有流动过。
他距离青春永驻的25岁还有10年的时间。
而他却早早死去。
那个男孩想对蝙蝠侠说“对不起”,蝙蝠侠永远不可能知道。

*蝙蝠:bat  既有棒球棒的意思,又有蝙蝠的意思,此处双关。
*the big man:来自电影《蝙蝠侠:红头罩之下》,小丑施暴离开前,要二代罗宾代他向大人物(蝙蝠侠)问好时用的the big man(字幕组有的翻译成 大侠 有的是 肌肉猛男 😓)
*他有曾试图救我,拼了命地。可天杀的我一直对他那么刻薄。那绝望与遗憾是依然清晰。我永远都来不及和他说“再见”了,“谢谢”,或是……
“对不起”*。
来自《红头罩与法外者00》

其实我只是想写桶哥在15岁的时候死亡,手臂上的时间还没有机会流动,带着初始的1年时间,距离外貌不在变化的25岁还有10年,这样的梗【躺】
这个本来打算在杰森忌日那天写的,但是选择了另一个奇怪的梗,所以,今天想起来了,而且好久没更新了(我保证我每天都又在写,但是总在写了删删了写,卡文很销魂),就更了这么一篇。😓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