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柳叶叨

考试567月闭关软件卸载网页可能上几次
炖过的黑暗料理哪天看不顺眼就会删 嗯

[brujay]杀死一只知更鸟 01

本章有路人桶暗示(实际上是幻觉)雷者勿入
还有暴力血腥强jian描写(在末尾),慎
—————————————————————————————

在超级英雄们的监视下,为了钱财,被生活所迫至少他们自己这样认为的人还是愿意选择铤而走险的。
这支由来自贫民窟的四个人渣兄弟组成的拐卖集团,靠在警方里的内应——得了吧,那个条子之后可以得到他们1/4的收入,要不然谁会帮助四个倒霉的亲戚犯罪呢——从中央城一路辗转途经多个城市,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遍拐遍卖,将那些纯良人家的孩子和女人卖给有某种需要的人。这个买卖越做越大,他们甚至买通了一家孤儿院,通过领养和福利活动的名义将孩子姑娘们卖往海外。这样,即使她们的亲人想要寻找他们也不可能有结果。
就在他们运送一个男孩和一个姑娘到一名住在哥谭的客户手里时,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终止了他们的恶行。
只见黑色的影子在他们车窗前方上空滑行,掠过车顶。
“嘿,那是什么?”坐在副驾驶的男人凶狠警觉的眯起眼,他刚刚好像看到了一只巨大的蝙蝠。
“什么?我什么也没看见。”司机还在状态外,他昨晚还在酒吧里喝得伶仃大醉,直到出发之前才起床,本来今天不该轮到他来开车,但是另外两个兄弟想要在货物交到客户手里之前先“验验货”,而老大只会支配人,这苦差事就落到了他身上。
“但愿是我看错了。”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货车后备箱里,他们的两个兄弟已经被制服,男孩和姑娘被救走。
老大这是抬头看了看后视镜,那个镜子里倒影出一个漆黑的影子窜出车厢的景象。
“Damn!”他气急败坏的叫起来。
“停车,我们的货物不见了。”
刺耳的刹车声之后,他们气势汹汹的下了车,双手持枪,看起来那些枪还有一点唬人的小花招,他们的枪管里是一种蓝色的液体。
“小偷,你给我出来,尝尝大爷我的厉害!”
通常来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坏蛋必定失败。这次也不例外。
一段时间之后,这四个倒霉的犯人被蝙蝠索乱七八糟的捆在一起——一个人的脚和另一个人的头在一起,而这个人的手隔着那两个人和剩下的那个的手纠缠在一起——横在哥谭警局大厅中。
这次的打击犯罪的过程与以往大同小异,没有什么怪胎出来搅局,问题出在安置被救下来的男孩和姑娘身上。
他们被警方送往医院,男孩很快被家人接走,同时姑娘还在接受第二阶段的治疗。
没有人想到,在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这个可怜的姑娘拖着她的身体爬上顶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她的一生。
她的家人回到病房时没有找到她,随后就听见楼下传来的喧闹声,他们从窗口望去,那个景象让他们找回女儿的喜悦变成了重又失去的绝望,这个家庭毁掉了。
是夜,哥谭宝贝布鲁西在酒会上与女士先生们谈笑风生,话题被转向白天发生的悲剧上。
“哥谭的女孩们应该得到保护,虽然那个女孩儿来自外面。”一位年长的女士这样说,她想到了自己那差不多大的孙女。
“是的,您说的对。她们应该享受自己美丽的青春,而不是被人糟蹋失去生命。”一个男士支持她的话,脸上流露出适当的怜悯。
Brucie正要说话,一道身影从门外闪过,那看起来很可疑。
“白天的事情确实是个悲剧,我也很同意您的主张,我待会有个重要的会议请恕我失陪。”
Brucie快步追了出去。
酒会大厅之外是布置精致的花园,里面有一条长廊,那个身影消失在长廊入口,时不时在树与藤条之间露出一点拖得很长的影子,那看起来像是穿着披风。
“等等。”
那个人并没有停下来,他以更快的速度前行,消失在长廊的拐弯处。
Bruce停下奔跑的脚步,慢慢来到拐弯处。他看不到任何人,周围一片静谧。
他慢慢沿着长廊走,越走越深,从立柱间隔向外望,原本包围在两侧的树木和藤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漫无边际的黑暗。
我又一次看到了幻觉。Bruce意识到这一点,他还有预感会遇见Jason,渴望再次遇见男孩,即使这不对,但他暂时不想约束自己。
长廊消失,Bruce看到了一条小巷,从小巷深处传来打斗时拳头落在人体上的钝响。
“啊!”一个嘶哑的男人的痛呼声短暂地响起。
“不。”恐惧的拒绝声来自另一个人,它因为恐惧而尖锐,像是女人的声音。
Jason!Bruce紧张的跑了过去。
“嘭!”小巷的路灯发出突然通电时电流燃烧灯丝的噪音。
灯光照射下,灯下的男人无所遁形,他慌张地抬起溅满鲜血的脸。那张脸属于Felipe Garzonas,他是强奸Gloria Stanton并害那个可怜的女孩自杀的罪魁祸首,也是当初Jason“处死”的唯一一个罪犯。Jason已经故去,Bruce不愿意抹黑一个已经死去的孩子,但是当时他就是这样想的,认为二代罗宾将那个犯人推下了高楼,到现在也是这样想的。他也曾后悔过,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询问男孩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他不相信那个男孩,当事情发生时,他首先做的事是马上怀疑男孩,这样就单方面的建立起了拒绝沟通的围墙,敏感的男孩立刻做出了反击——扭头离开现场,没有一句话。
他们的隔阂从此变得如同天堑。男孩越来越多的反抗他的命令,后来更是孤身一人前往埃塞俄比亚寻找生母,那是一个单程旅行,男孩死于惨无人道的折磨。
每一个叛逆的孩子都会长大变得成熟,并在成年以后为自己年少时的幼稚脸红,他们会从那些挫折中得到宝贵的财富。可惜Jason没有机会长大了,他永远地停在15岁。
Felipe看见了从黑暗中奔向自己的Bruce。
“不,不是我干的。”
他慌张起身,跑进黑暗里,消失不见了。
Bruce这时看到了躺在地上无声无息的受害者,是白天跳楼的那个女孩,她不剩什么衣料的洁白躯体,腹部插着一把刀,在其他部位还有更多的刀口和青紫的肿块。
女孩的绿色的眼睛大张着,她死不瞑目。
Bruce想把女孩的眼睛合上,但当他刚这么做的下一瞬间,尸体突然又睁开了双眼,他下意识做出反击的动作。
待他看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才发现那具尸体变成了Jason。
Jason躺在那里,同样的衣不蔽体,同样的创伤,同样的痛苦。他试图扭动一下脑袋但是只有那两只眼睛转向了Bruce,并努力地想要说话。
你是我的幻觉,你想要做什么?你想说些什么?
Bruce表情更加严肃冷峻,不开口询问,只是耳朵贴近Jason的嘴巴。这时的他听见了Jason用气息喷出的几个单词。
“I'm hurt*.”
接着,声音消失,小巷的灯光熄灭了,周围浓重的黑色一点一点淡去,白色的月光从树叉枝叶之间穿过,照进长廊,一部分照在直挺挺站在那里的Bruce身上。

*来自under the red hood

 

评论(2)

热度(28)